動議是什麽?動議有多少种類?

動議要求法院需做些什麼事來遵守這件案子,除了發現以外,送交和反對動議在訴訟中是最需要花時間。理論上,你可以提出動議來要求法院做任何事,但是加州法規只准許具體的動議。下列是我為您列出最常見的動議和您需要提交的原因。 撤銷的動議 這個動議的作用就是爭辯反對初步送達或者爭辯反對傳喚的批准。如果你沒經驗傳訊令狀,有可能很難理解。在很多情況上,你要本人送達,如果被告住在外州,你可以寄信送達傳喚。如果你真的沒辦法找到一個人,你可以要求法院批准你用報紙通知被告。我不建議這條路。總之找他們就對了。 我近期有個案子,有一位傳票送達員欺騙我,表示他自己送達了幾百位被告。他承擔自己專業和執照的風險!他不只可能喪失他的執照,也可能面對被控偽證的罪名。這名過程傳達員透過他們的信件找到跟被告鄰居,宣稱自己將文件留給他們,但事實上他並沒有留下文件。鄰居可以證明他們並不在那裡,但過程傳達員表示鄰居都在。其中一個女生甚至提出她的護照,來證明她自己那時候在印度,其他人聲稱自己早就已經搬離那邊。法院發現這件事情就很不高興,然後就撤銷很多被告的送達。 從記錄中刪除的動議 這個動議在很多情況上都可以用。重點就是你要從記錄中刪除一些事情。很多人在電視上都在盤問的時候聽過幾句短語。律師先會問一個問題,然後聽到無響應的回答,就再要求法官從記錄中“刪除”他的作證。如果作證不當,法官就“維持”。法官批准了違規的部分刪除後,法官的報告準備人就自動會刪除那個作證違規的部分。從那點開始,官方的審訊抄本就省略違規的部分。 刪除記錄動議也可以以書面形式提交,像是試圖刪除不相干、造假、不當的任何狀書內容,或是反對具體的索賠. CCP § 436. 你也可以因為狀書違加州法律,法院規定,或者法院的命令動議從記錄中刪除。 Id. 從記錄中刪除的動議要特別鑑定及解釋他要刪除的言辭和原因。這是非常高標準,因為大部分原告有權利做任何他們想要的指控。 特別從記錄中刪除的動議 (“Anti-SLAPP”) 這種動議很酷。立法機關注意到大公司會利用一些訴訟來懲罰和恐嚇使用言論自由的人。然後立法機關就通過一條法規叫“law against “Anti-Strategic Lawsuit[s]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這個奇怪名字簡短就叫“SLAPP”.意思就是原告行使他的憲法的權利向被告提出告訴。很經典的舉例為一個經營者向一個Yelp的評論家提出誹謗,因為這個評論家寫了不好的評論,很多“SLAPP”的原告的目的其實不是贏。他們只是想以高昂律師服務費的威脅來壓倒和恐嚇被告。 如果你是SLAPP訴訟的受害者,你可以提交anti-SLAPP的動議,也稱特別從記錄中刪除的動議,指出你的索賠是為了行使你的憲法權利,包括你言論自由的權利。如果法官同意你的意見,他不只不需要審訊就馬上駁回你的訴訟,而且你也可以拿你提交Anti-SLAPP動議的全部的律師服務費。近期也有SLAPPback的動議,目的就是反對濫用Anti-SLAPP的動議。如果你需要更多資料,你可以去 這個網站: California Anti-SLAPP Project. 他們在全州關於anti-SLAPP是最厲害的。 迫使仲裁的動議 在歷史中,仲裁比訴訟便宜和快很多。所以,很多人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會同意,如果他們有爭議,他們就會使用仲裁。很多合約現在會出現仲裁的條款。如果你的合約有這條款,可是對方還要告你,就可以送交這個動議。通常,這個動議只要宣稱你合約有仲裁條款並附上一份你的合約的副本,其中需包含合約中的一位立約人的聲明為正本的副本。你可能也想引用過去案件解釋為什麼法官要迫使仲裁。相對的,你就要廢止那個合約,或者反駁仲裁的條款的措辭。 我曾經在一個人和她以前的律師的案件上成功爭辯了一個迫使仲裁的動議。雖然她跟她律師的合約裡面有有效的仲裁條款,我們證明了她是被極短的時間壓迫才會簽名。她的律師不讓她仔細檢視那份合約,因為他趕著離開,並告訴她收到案件就會開始處理了。這位律師也告訴她這個合約是很正規的就像其他律師一樣的需求條款。我們針對她相信他所敘述的標準及無任何商量餘地的條款提出爭辯。後來,那個案件沒有仲裁。 迫使(更多)證據開示的解答 這類別包括很多種類的動議。如果你提出了證據開示,對方就有三十天必須回覆你。如果他們不回覆你,你就可以馬上提出“迫使解答證據開的動議”。你沒有特定的期限。 不過如果對方給了你匱乏的回覆,你就要跟他們會面和商談。會面和商談後,若你還是沒辦法同意,就可以提出迫使更多答案。這個動議需在得到回覆後45天裡提交。對方和你可以互相同意延伸這個期限。為什麼?因為他們有可能需要更多時間會面和商談或者對方有可能需要更多時間修改好他的答案。 如果你提出了這種動議,你必須為每種類型的發現提交個別的動議,對方無法提供適當的回覆。比如,對方沒有回答你的供述的要求和你的出示文件的要求,你就要送達兩個動議:一個迫使供述答案的要求和一個迫使出示文件的要求的動議。 抗辯/駁回的動議 在加州,抗辯跟駁回聯邦動議很如同。基本上,如果你要質疑對方對你的指控,你就要提出這個動議。你也可以抗辯對方的答案,可是很多人(包括法官們)都會嘲笑這個行為。關鍵的原因是你不能提出證據。抗辯需求你只用的民事控訴裡面的字,和承擔抗辯上的指控是真正的。雖然民事控訴容易被駁回,抗辯沒辦法處理這中問題。 (庭審的目的才是這。) 但是,如果民事控訴涉及司法公告的事實,那就是例外了。你可以要求法院對司法公告簡單的確認,並公開了的事實。比如上,2017/04/30 是星期日。如果民事控訴斷言原告人在那天在郵政局買了郵票,你可以要求法官司法注意到該陳述的虛偽。 我提出過抗辯,可是不多。法官很少授予它們,還有原告人一般來說都能改善他的不足。可是,有時候會有策略的原因提出抗辯。 建議判決/裁決的動議 這個動議,你可以提出支持你的證據,或指出缺乏針對你的證據。這輕紡中,你要求法院不經庭審就作出判決,所以這情況上必需要有更多支持你的證據。很多建議判決的動議都包括數十件證物,法官依靠這些證據來決定這個案件不需要庭審。很多時後都是被告提出這個建議。這是因為法官沒辦法在賠償金額不確定或有爭議的情況上判決。只有培生團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在加州,建議判決/裁決的動議平常需要部署至少一個主張。法官不能決定一個事實或者法律上的發行或者發出,比如一個合約有沒有簽名。可是有幾個具體例外。建議裁決的動議能爭議一個具體的辯護或者保險責任的問題。 建議裁決的動議只是試圖解決案件中的一項索賠或具體的問題。建議判決的動議能解決所有的索賠。 偏見防止申請的動議 你可以庭審提早幾天前或幾個週前申請防止偏見的動議來要求法官限製或者排除事實調查的人見到什麼具體種類的證據。例如,如果原告人有被懷疑的過去,他有可能要防止被告提出過去的定罪或者案件。有時候,當事人有可能要排除自己的冒犯性評論或者激動的行為,這是對他沒幫助的行為。

如果我律師要停止代理我的案件怎麼辦?

律師有三個方法可以在民事或者刑事訴訟上停止代表你 結案。你的案子總會結束。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律師會發終止訊給你,通知你他不會再繼續處理你的案件。比如,你的案子被法官駁回了,或者已跟對方和解,或者在審訊中作出了裁決。 代換。你可以自願解除你律師的代理,然後送交法院一份代換律師的表格http://www.courts.ca.gov/documents/mc050.pdf 通知法院之後誰會​​代理你,以及如何聯繫此人。新的代理人可以是你自己或者一位律師。代換在Code of Civil Procedure (“CCP”) § 284(1) 項下被允許。 退出。你的律師可以向法院送交動議和宣告,要求法院下令批准他在沒有你同意的情況下退出你的案子。自願代換的方式更佳,所以除非客戶不同意解除律師的代理,律師通常不會選擇退出。退出在CCP § 284(2)和California Rule of Court 3.1362項下被允許。 律師退出的常見原因 有時,客戶和律師因為某些原因無法再繼續合作。律師方面,常見的原因包括客戶不付錢,不配合律師的要求或建議,或者對他的律師不誠實。一個較少見的原因是客戶在做或者打算做的事使律師基於職業道德無法繼續代理;比方說,出具假的證言或者製造假證據,或者繼續起訴一個律師覺得沒有勝訴理由的案子。 當你律師要退出的時候 如果有這種情況,律師會要求他的客戶在代換錶格上簽名。有時,雖然律師跟客戶解釋了選擇代換律師而不是強迫律師正式退出有很多好處,還是有客戶不同意。退出常常伴隨著委託關係的嚴重破裂(要不然,客戶會跟律師合作簽名。)有時這種破裂就會導致客戶不能完全理解律師退出的後果,因為他已經不相信律師所說的話了。 關於取消代表的道德規定 有時律師“必須”退出,有時律師“可以”退出,就叫強制性和任意性退出。 強制性退出 如果律師繼續代表一個客戶會導致犯道德規範,或者他在精神上或身體上無法實際有效地代理他客戶;或者他獲悉一個案子沒合理根據,那麼律師“必須”退出。 。 California Rule of Professional Conduct 3-700(B). 任意性退出 如果客戶堅持提出無法得到支持的申訴或實行非法活動,或者堅持要律師這樣做;或者客戶不按照聘用合約支付報酬和費用;或者拒絕聽取律師的意見;或者給律師的代理造成不合理的困難,律師“可以”退出。 California Rule of Professional Conduct 3-700(C).   退出的法律 偶然性案件的後來恢復 如果律師偶然性強制退出了案件,而該案後來和解了或者在審判中獲勝,他有權收回退出之前欠他部分的服務費。但在要求收回的時候,律師需要證明: (1) 律師退出是法律上或州律師工會規定的強制性的,不是任意性的;(2)退出的主要動機是因為律師必須遵守法律上或者州律師工會的道德義務;(3)律師的行為是善意的; (4)律師退出之後,客戶已恢復;和(5)律師證明了他的工作對客戶的恢復有可衡量的幫助。 Estate of Falco, 188 Cal.App.3d 1004, 1016 […]Continue reading

我能不能信任我的律師?

你能不能信任你的律師?多數人都認為律師是最不值得信任的一群人。儘管是個玩笑話,但律師的專業其實不像汽車銷售員。大部分的律師對自己的義務很認真。因為如果我們違反我們的義務,我們會失去我們的律師執照。比方說,我們道德義務的重要一方面就是我們對客戶的誠信義務。這方面的義務包括忠誠,保密,披露,勝任的義務以及其他。我們自願承擔這些義務,這樣客戶才可以相信我們,允許我們代表他們採取行動。 相信你的律師是忠誠的 不像房地產經紀人,律師絕對不能為對立的雙方服務。如果他們有意這佯做,他們的律師資格一定會被取消。我們對於客戶有著最高的忠誠度義務。也就是說,雖然律師能跟你的對立方合作處理一些事情,但你的律師決不能做出不利於你的行為或者使你這一方的優勢喪失。不要因為一些公正的行為或者常見的禮儀喪失你對你律師的信任。例如,當你的對立方正在度假的時候,給予他們延期是正常合理的行為。 一次,一位潛在客戶來我的辦公室,他想知道能不能起訴他所在地區的警察局。我聽了他的故事後,給出了我的意見:可以起訴。客戶回家後在網上搜索我,發現我以前做過檢察官。他很擔心我會站在警察的一遍,這種擔心使他失去了對我的信任。他沒有僱傭我做他的律師。這件事教會我很多人會對律師持有懷疑。 公設辯護人也要面對這種懷疑。客戶會怕因為辯護人由原告他的政府支付工資,他們的忠誠度會受到損害。其實,這種懷疑並非事實。我會將公設辯護人排為最不喜歡、最不信任、也最不可能和檢察官合作的一群律師。 相信你的律師會保護你的秘密 當我們律師進行加州律師協會就職宣誓時,我們發誓會保護客戶的機密,即使是在對我們自身危險的情況下。 Cal. B & P Code § 6068. 意思就是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公開律師-客戶特權的訊息。我本人目擊過一位律師寧願入獄也不向法官透露其客戶的機密信息。 http://www.latimes.com/local/lanow/la-me-ln-chp-beating-attorney-contempt-20150303-story.html 這個規定唯一的例外就是你告訴你的律師你將要實施犯罪。當然並非任何犯罪都被納入這個例外。我們所說的犯罪必須是會導致嚴重的傷害或是死亡。即使這樣,你的律師也可以選擇不公開。如果他選擇要公開,他必須先嘗試勸阻你,並通知你他公開的決定。 相信你的律師是真誠的 你的律師的坦白義務要求他必須將重要的信息披露給你。你的律師必須向你解釋他所建議的每一個行為的好處和壞處。他們也必須給你解釋其他合理的選擇。如果你的對立方提出了他們的解決方案或要求,你的律師必須立即通知你對方的要求和條款。此外,如果你的律師發現了其他重要事實或信息,他們必須把這些事實披露給你。你的律師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對你的案件相關撒謊。 相信你的律師是勝任的 你的律師必須代表你以適當的謹慎和技巧行事。比如,如果我是訴訟律師,若我的客戶要求我起草其遺囑或信託,我基本上必須拒絕。死刑案件也是一樣。除非有具備這方面能力的律師幫助我,否則我不能參與這類案件。即使是普通的訴訟案件,我也需要訓練我在每一個案件上的謹慎處理,確保我正確地開展訴訟。如果我生病了,無法集中精力於我的案子,我必須撤訴或者找到其他律師來幫助我。 唯一的例外是真正的沒有其他人可以幫助的緊急情況。比如,假設我是一個小城鎮的唯一私人律師。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我沒有處理死刑案件的相關經驗,如果沒有其他人能做,我也必須接受這個案子。或是,假設有人死亡時我正好在場,他告訴我他最後的願望,我可以在可拿到的最近的紙上寫下他的遺囑。雖然我可能做錯,但這比什麼都沒有做更好。 普遍的信託義務 受託人必須為了他們客戶的最佳利益行事。他們不能自我交易或濫用客戶資金。信託義務的許多方面會涉及到不利於客戶的利益或者忽視採取正確的舉措。受託人有很高標準的行為要求。這意味著受託人可以準確的提供相當有力的保護,來讓人們對自己的律師產生安全感。 當然,每個律師個體都是不同的,你不能僅僅依靠律師執照就對他們產生信任。每一種情形和關係都是不同的,你應該用你的邏輯和直覺進行判斷。但是總的來說,職業律師對客戶有著必須遵守的重要義務,你大可以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