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17

律師有三個方法可以在民事或者刑事訴訟上停止代表你 結案。你的案子總會結束。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律師會發終止訊給你,通知你他不會再繼續處理你的案件。比如,你的案子被法官駁回了,或者已跟對方和解,或者在審訊中作出了裁決。 代換。你可以自願解除你律師的代理,然後送交法院一份代換律師的表格http://www.courts.ca.gov/documents/mc050.pdf 通知法院之後誰會​​代理你,以及如何聯繫此人。新的代理人可以是你自己或者一位律師。代換在Code of Civil Procedure (“CCP”) § 284(1) 項下被允許。 退出。你的律師可以向法院送交動議和宣告,要求法院下令批准他在沒有你同意的情況下退出你的案子。自願代換的方式更佳,所以除非客戶不同意解除律師的代理,律師通常不會選擇退出。退出在CCP § 284(2)和California Rule of Court 3.1362項下被允許。 律師退出的常見原因 有時,客戶和律師因為某些原因無法再繼續合作。律師方面,常見的原因包括客戶不付錢,不配合律師的要求或建議,或者對他的律師不誠實。一個較少見的原因是客戶在做或者打算做的事使律師基於職業道德無法繼續代理;比方說,出具假的證言或者製造假證據,或者繼續起訴一個律師覺得沒有勝訴理由的案子。 當你律師要退出的時候 如果有這種情況,律師會要求他的客戶在代換錶格上簽名。有時,雖然律師跟客戶解釋了選擇代換律師而不是強迫律師正式退出有很多好處,還是有客戶不同意。退出常常伴隨著委託關係的嚴重破裂(要不然,客戶會跟律師合作簽名。)有時這種破裂就會導致客戶不能完全理解律師退出的後果,因為他已經不相信律師所說的話了。 關於取消代表的道德規定 有時律師“必須”退出,有時律師“可以”退出,就叫強制性和任意性退出。 強制性退出 如果律師繼續代表一個客戶會導致犯道德規範,或者他在精神上或身體上無法實際有效地代理他客戶;或者他獲悉一個案子沒合理根據,那麼律師“必須”退出。 。 California Rule of Professional Conduct 3-700(B). 任意性退出 如果客戶堅持提出無法得到支持的申訴或實行非法活動,或者堅持要律師這樣做;或者客戶不按照聘用合約支付報酬和費用;或者拒絕聽取律師的意見;或者給律師的代理造成不合理的困難,律師“可以”退出。 California Rule of Professional Conduct 3-700(C).   退出的法律 偶然性案件的後來恢復 如果律師偶然性強制退出了案件,而該案後來和解了或者在審判中獲勝,他有權收回退出之前欠他部分的服務費。但在要求收回的時候,律師需要證明: (1) 律師退出是法律上或州律師工會規定的強制性的,不是任意性的;(2)退出的主要動機是因為律師必須遵守法律上或者州律師工會的道德義務;(3)律師的行為是善意的; (4)律師退出之後,客戶已恢復;和(5)律師證明了他的工作對客戶的恢復有可衡量的幫助。 Estate of Falco, 188 Cal.App.3d 1004, 1016 […]Continue reading

你能不能信任你的律師?多數人都認為律師是最不值得信任的一群人。儘管是個玩笑話,但律師的專業其實不像汽車銷售員。大部分的律師對自己的義務很認真。因為如果我們違反我們的義務,我們會失去我們的律師執照。比方說,我們道德義務的重要一方面就是我們對客戶的誠信義務。這方面的義務包括忠誠,保密,披露,勝任的義務以及其他。我們自願承擔這些義務,這樣客戶才可以相信我們,允許我們代表他們採取行動。 相信你的律師是忠誠的 不像房地產經紀人,律師絕對不能為對立的雙方服務。如果他們有意這佯做,他們的律師資格一定會被取消。我們對於客戶有著最高的忠誠度義務。也就是說,雖然律師能跟你的對立方合作處理一些事情,但你的律師決不能做出不利於你的行為或者使你這一方的優勢喪失。不要因為一些公正的行為或者常見的禮儀喪失你對你律師的信任。例如,當你的對立方正在度假的時候,給予他們延期是正常合理的行為。 一次,一位潛在客戶來我的辦公室,他想知道能不能起訴他所在地區的警察局。我聽了他的故事後,給出了我的意見:可以起訴。客戶回家後在網上搜索我,發現我以前做過檢察官。他很擔心我會站在警察的一遍,這種擔心使他失去了對我的信任。他沒有僱傭我做他的律師。這件事教會我很多人會對律師持有懷疑。 公設辯護人也要面對這種懷疑。客戶會怕因為辯護人由原告他的政府支付工資,他們的忠誠度會受到損害。其實,這種懷疑並非事實。我會將公設辯護人排為最不喜歡、最不信任、也最不可能和檢察官合作的一群律師。 相信你的律師會保護你的秘密 當我們律師進行加州律師協會就職宣誓時,我們發誓會保護客戶的機密,即使是在對我們自身危險的情況下。 Cal. B & P Code § 6068. 意思就是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公開律師-客戶特權的訊息。我本人目擊過一位律師寧願入獄也不向法官透露其客戶的機密信息。 http://www.latimes.com/local/lanow/la-me-ln-chp-beating-attorney-contempt-20150303-story.html 這個規定唯一的例外就是你告訴你的律師你將要實施犯罪。當然並非任何犯罪都被納入這個例外。我們所說的犯罪必須是會導致嚴重的傷害或是死亡。即使這樣,你的律師也可以選擇不公開。如果他選擇要公開,他必須先嘗試勸阻你,並通知你他公開的決定。 相信你的律師是真誠的 你的律師的坦白義務要求他必須將重要的信息披露給你。你的律師必須向你解釋他所建議的每一個行為的好處和壞處。他們也必須給你解釋其他合理的選擇。如果你的對立方提出了他們的解決方案或要求,你的律師必須立即通知你對方的要求和條款。此外,如果你的律師發現了其他重要事實或信息,他們必須把這些事實披露給你。你的律師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對你的案件相關撒謊。 相信你的律師是勝任的 你的律師必須代表你以適當的謹慎和技巧行事。比如,如果我是訴訟律師,若我的客戶要求我起草其遺囑或信託,我基本上必須拒絕。死刑案件也是一樣。除非有具備這方面能力的律師幫助我,否則我不能參與這類案件。即使是普通的訴訟案件,我也需要訓練我在每一個案件上的謹慎處理,確保我正確地開展訴訟。如果我生病了,無法集中精力於我的案子,我必須撤訴或者找到其他律師來幫助我。 唯一的例外是真正的沒有其他人可以幫助的緊急情況。比如,假設我是一個小城鎮的唯一私人律師。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我沒有處理死刑案件的相關經驗,如果沒有其他人能做,我也必須接受這個案子。或是,假設有人死亡時我正好在場,他告訴我他最後的願望,我可以在可拿到的最近的紙上寫下他的遺囑。雖然我可能做錯,但這比什麼都沒有做更好。 普遍的信託義務 受託人必須為了他們客戶的最佳利益行事。他們不能自我交易或濫用客戶資金。信託義務的許多方面會涉及到不利於客戶的利益或者忽視採取正確的舉措。受託人有很高標準的行為要求。這意味著受託人可以準確的提供相當有力的保護,來讓人們對自己的律師產生安全感。 當然,每個律師個體都是不同的,你不能僅僅依靠律師執照就對他們產生信任。每一種情形和關係都是不同的,你應該用你的邏輯和直覺進行判斷。但是總的來說,職業律師對客戶有著必須遵守的重要義務,你大可以放心。